榕树上的猫

我在山上,天高海远人世芜杂。我不孤单,风清月明我思我在。

无题之诗

边城诗社:

文/榕树上的猫


我看到鱼钩沉在河底已有二十年,
那些饕餮已经忘记了危险。
该是拉起钓竿的时候了。
看看红肥绿瘦。



2018年5月13日






文字铸成的铁

边城诗社:

文/榕树上的猫



写下像铁一样的坚硬的文字,


带着烙痛人心的温度,


在黑暗之中闪闪发亮,



这文字要带着黎民的血泪,


让每一行冷峻深刻,


把理性的力量刻在大地上,



双眼已盲或视而不见的人太多,


莽撞在喧嚣的尘世中,


但灵魂中一定还有着理性的火星,


这火星是高于血泪之上的法则。


——2018年10月6日



清水生青树,无花亦生情,

莫道秋霜重,冬来绿更浓。

——假期闲赋瓶中树

      2018年10月7日

鲜花和麦穗

边城诗社:

文/榕树上的猫

我要左手擎着鲜花,
右手持着麦穗走向你。

鲜花会开满天空,
麦穗长满广阔的大地。

———-2018年4月,写给少年时期的爱情。

分手之后,我养了一家店

边城诗社:


文/王淇生


分手之后,我养了一家店
不挣钱那种,在无锡
每天想同你讲的话,我全说给它了
本来攒着娶你的钱,慢慢地都花了


于是某天,我又失去这个地方
路过的时候,挂着人家的招牌
也许没有人能一直把什么东西攥住
往日里因为握得太紧
在我的手心灼出一个窟洞


既然碰上了,一起走走吧
趁着北平的天正好
我想什刹海大抵刚刚结冰
别担心
我可以装作没有那么爱你​

我的帅咖啡

别了,2017

2017年的词汇:变换,展示,作为

2018年的目标:勤奋,踏实,开拓

致亲爱的女儿

边城诗社:

文/榕树上的猫

左边是大龙猫,右边是泰迪熊,
在深夜里护卫着酣睡的你,
为此我心生愧疚,惯于长夜归家,
只能轻吻着从清晨五点

到夜晚十点学业疲倦沉睡的你。



我们对你万分期待,也带着苛责,
长夜过春时,你一夜夜长大,
在这如火如荼的人世间,我们
也燃尽了自己,却要把你也推下去。
女儿,我们无法冒更大的风险,
让你活成自由自在的自己。

写给母亲和东北平原

边城诗社:

文/榕树上的猫

大地哺育过我,
用母亲粗粮的奶水,
也用锅贴的玉米饼子,
从破土迎风的新苗,到
在秋风里飒飒的庄稼,
我看到母亲忙碌的一生。

我生于东北大平原,也长于此,
一直和母亲一样用朴素的心智和感情,
努力不辜负粮食和清水地活着,
一生中看到过自己平静地面对悲伤,
也看到过自己在别人的悲伤里,
脸上流着无法抑制的泪水。

我爱过许多次,也爱过许多人,
在内心里,也在言语和行动中,
更未真正仇视过任何人,
我写过许多的长句和短句,
却没有几句诗能和母亲一样熠熠生辉
一生中不朽的诗,一句就够了,


我的内心太骄傲了,已走在了世俗的前面,
山河大地哺育了我,我也爱着山河大地,
我时常怀念早逝的母亲,泪水涟涟,
我也...

1 / 15

© 榕树上的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